企業文化
員工旅游
日本之旅の手賬

 

文/愛施德董辦

 

盼望著,盼望著,一年一度的團建出游季如約而至,部門小伙伴們的心思也開始蕩漾開來。一如在隆冬蟄伏了一季的竹筍,甫經“春雨”——積累了三年的部門經費的親潤之后,我們東游日本的念想便一發不可收而肆意瘋長起來。

 

團隊團建并非“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不僅要在意沿途的風景,更要在保證安全的前提下,發揮團隊成員的各自優勢,將五根手指凝聚成為一個拳頭。

 

于是便有了如下分工:卞桑負責行程路線設計,住宿安排和租車,還是團隊的導游及翻譯官;劉桑負責辦理簽證等出國的相關手續和行李托運事宜;黃桑負責拍照,是我們團隊的御用攝影師;唐桑負責采購日本國內交通卡(西瓜卡)、移動WIFI、深圳到香港的行程安排,同時也是團隊的會計師,負責所有花銷的記錄和最后的結算;玲子小姐負責機票的選擇,同時統管團隊,還負責團隊在日本的后勤工作。

 

我們本次的行程安排一共5天(包括來回路程):由香港直飛東京成田機場,經地鐵各線輾轉,抵達新宿一所古香古色的民宿,再以新宿為中心,向外延伸至富士山、淺草寺、鐮倉、皇居、銀座、晴空塔。

 

萬事俱備,乘著捷星航空,出發!

 

 

日本の初印象

 

記憶這東西一直都有滯后性,以至于我在回來的很長一段時間里,思緒還停留在抵達第一天晚上隨機踏進的一家壽司店里,停留在住所附近原生小店的豚骨面里,停留在澀谷街頭川流不息的人群里,停留在唯一一次能開懷吃上“野菜(青菜)”的自助火鍋店里,停留在神秘而斑斕的富士山上,停留在晴空塔上放眼望去那滿目的霓虹燈海里……

 

然而,在飛機未曾降落在日本的國土之前,心有芥蒂,大概是我們對這個充滿未知、一衣帶水的鄰邦最為真切的刻板印象。以至于有時候想,如若政治也能像旅行一樣純粹而自由,那該有多好。

 

 我曾想過很多語言或詞匯形容日本,在腦海里演繹過很多種初次和這個“最熟悉的陌生人”接觸的場景,但始終未曾想在經過5個半小時的飛行,真正踏足這片土地之后,我幾乎馬上就對這個國家和人民產生了極好的印象:空氣干凈清新,地面整潔得幾乎一塵不染;機場里雖然人多,但秩序井然;海關的工作人員總會微笑著對你來一句“哦嗨呦(你好)”,或者一邊輕語“すみません~(斯咪嗎塞:不好意思,對不起)”,一邊把你逐一安排在人少的隊列里;無論是海關關員,還是保潔人員,每個人都那么專注和專業,且時時畢恭畢敬、常常鞠躬行禮,讓人感受到最大的善意和尊重,以至于常常讓我們感到不好意思。

 

千萬不要以為只有公職人員才會如此,事實上,在我們5天的行程里,遇到的每一個日本人待人接物幾乎都是非常注重“秩序”、“重禮”和“敬業”的。而這些,早已融入這個國家的文化血液里。

 

說到禮節,一直認為,日本人的禮節離不開中國儒家文化的傳承。中日兩國一衣帶水,據公元720年的日本第一部正史《日本書紀》記載:應神天皇15年(公元405年),百濟博士王仁應邀到達日本,帶去10卷《論語》和一卷《千字文》。這是中國儒學傳入日本的最早記錄。此后,日本人便一直在把中國的儒學“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具體原則加以實施,傳承至今。

據游學日本的友人艷子小姐介紹,“すみません~(斯咪嗎塞:不好意思,對不起)”是日本每日用得最多的詞語;“ありがとう((阿里嘎都:謝謝)”聽見的第二多;“おはよう(噢哈吆:你好)”則排行第三。由此可見一斑。

 

最讓你覺得不好意思的是,卞桑去店里面試皮鞋,店員由始至終都是跪著為他試穿,即使卞桑試了半天,都要走了,他才起身然后90度鞠躬。這是何等的夸張!

 

         鐘情向往の富士山

 

作為日本的國家象征之一,這座世界上最大的活火山似乎每年總能在各種渠道出現在我們的視野里。不論是冬季的“雪頂冰淇淋”還是秋季的“云團白帽”,富士山的確成為很多人赴日旅行的必到之處。

 

說到日本景點,恐怕很多人的第一印象都是富士山了。導游卞桑提前幫我們找了一個中國的司機全程帶路,從東京到富士山要花2小時的車程。一路上這位來自東北的司機給我們介紹,富士山是日本國內最高峰(高3776米),為日本重要國家象征之一。富士名稱源于日本少數民族阿伊努族的語言,意思是“火之山”、“火神”。作為一座休眠火山,富士山大概300年噴發一次,今年正好是第300年。

 

富士山方圓數十里風景無限。其北麓就有美麗的山中湖、河口湖、西湖、精進湖和本棲湖組成了一個大大的“富士五湖”風景區湖東南的忍野村,就有涌池、鏡池等8個池塘,總稱“忍野八海”; 富士山的南麓是一片遼闊的高原地帶,是綠草如茵,牛羊成群的觀光牧場。

 

懷著期待的心情,我們來到富士山腳下,在清亮的湖水對面,正態分布的富士山端正優美,山頂的那一抹雪白和周圍飄著的白云更是給這份優美增添了許多神秘的韻味。

 

站在富士山的半山腰、“五合目”廣場的觀景臺上,舉目向四周瞭望,油然升起一種無名的沖動和心跳:潔白的山峰、飄飛的白云,青青的山,紅紅的樹葉,開闊的視野……仿佛置身于世外桃源之中,忘卻了塵世間的煩惱和憂愁,感受了一種身心的快愉和自由。

 

 

屬于青春の鐮倉高校前

 

經歷了兩個多小時的舟車勞頓,我們來到了鐮倉的第一個目的地是鐮倉大佛,這是一個位于凈土宗寺院高德院內的阿彌陀如來青銅坐像俗稱鐮倉大佛,它是古都鐮倉的象征,大佛凈高11.3米,連臺座高13.35米,重約121噸。佛像建造于1252年,大佛的較平的面相、較低的肉髻和前傾的姿勢等,具有鐮倉時代流行的宋代佛像的風格,是鐮倉時期的代表性塑像,被定為日本國寶。與奈良東大寺大佛在后世經歷多次補修不同,鐮倉大佛基本保持了造像當初的形態,所以非常珍貴。

 

日本人敬畏神明,鐮倉大佛每日香火旺盛,來往之人絡繹不絕,但從來安謐有序,人再多也沒影響到大佛尊前的清凈肅穆之感,實屬難得。他們穿著和服,合手鞠躬,輕輕禱告,寧靜而虔誠。

 

參觀完大佛之后,看著《灌籃高手》長大的劉桑和卞桑便開足馬力直沖火車站,坐上了小火車,去往令無數《灌籃高手》粉絲迷們都想去的地方——鐮倉高校前站,面前是電車和車道并行在海邊,能夠看到另外一番海上風景,小伙伴們都迫不及待的在擺pose了。

 

下一站,淺草寺。

 

淺草寺位于東京臺東區,是日本現存的具有“江戶風格”的民眾游樂之地。淺草寺是東京都內最古老的寺廟。相傳,在推古天皇三十六年(公元628年),有兩個漁民在宮戶川捕魚,撈起了一座高5.5厘米的金觀音像,附近人家就集資修建了一座廟宇供奉這尊佛像,這就是淺草寺。寺院的大門叫“雷門”,正式名稱是“風雷神門”,是日本的門臉、淺草的象征。

 

離別淺草寺,我們登上了可以鳥瞰整個東京的晴空塔,登上塔頂的那一瞬間就被震撼到了,玻璃窗外,一片燈火通明,讓人有一種置身宇宙的感覺,東京的繁華一覽無余,我分明感到自己的嘴都合不住了。

 

 

“美在于發現,在于邂逅,在于機緣。”用文學大師川端康成這句話用來形容我們的日本之行,為我們的團建之旅也畫上了圓滿的句號再恰當不過了。

 

 
Copyright ? 2012 SINOMASTER GRUOP